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单机资讯

谜春运特别策划6号候车室一个母亲的难眠之夜

来源:福州游戏网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20-09-29

[春运特别策划]6号候车室:一个母亲的难眠之夜

编者按:2015年2月4日,立春。这一天,2015年上海铁路春运也正式拉开大幕,隆隆列车将承载数以千万计的游子返乡。而踏上列车前的最后一站,正是这一方小小候车室。人们在这里聚集、等候、憧憬,或告别,虽只是世间一隅,却也看尽悲欢。从这天起至农历大年三十夜,东方将持续蹲守上海火车站6号候车室,为您讲讲春运回家的那些事儿。

东方唐一泓、刘歆2月13道:春运时节,上海火车站彻夜不眠。晚上十一点过,6号候车室里仍人头攒动、灯火通明。臧玉香和她的两个同伴拣了个靠窗的地方,在满是污渍的地板上铺了层薄毯,这是今晚属于他们的床。同伴是一对夫妻,相互依偎着靠着墙根睡下,臧玉香独自睡在“床”的另一头,三个人共同盖着一床没有被套的被子,只要有人略掀动一下被子,就有一股酸爽的气味从缝隙中腾空而出。在这里,拥有这样一张床已属于“高配”,为了熬过这一夜,有人聚众打牌,独自上路的旅客,只能默默蹲坐在行李箱上悄悄打盹。

臧玉香有点睡不着,并非全因光线强烈、噪音太大或者旁边人吃泡面的味道太香,她在想自己的孩子。再过6个小时,清晨5点22分,臧玉香就可以乘上K4054次从上海前往河南开封的火车,与老公儿子汇合,再一同乘车去往新乡老家,那里还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在等着他们。为了这次团聚,她等了整整四个月——并不算久,却是她第一次出远门。而为了买到回家的火车票,她被厂子旁售票点的人多收了30块钱,至今也说不上原因,她耿耿于怀很久。

臧玉香聊起天来三句不离钱。一年前,臧玉香做小生意失败,老公得了脑膜炎,家里欠下20多万的债,三个孩子大的准备读初中,小的还在幼儿园,老公又大病初愈不能做重活,赚钱的压力全落在她身上。四个月前,臧玉香和同乡来到上海一家电子厂打工,一个月3200元的工资来得着实不易:“清早起来八点进了车间,一天都不能出去,晚上八点再下班,不见天日,哎呀,特别的压抑。”流水线上的反复劳作令人疲惫,可不让加班她还不乐意,因为那样就没了加班费。关于工作,臧玉香用得最多的一个词,是压抑。

偶尔也有快乐的时光:厂子每月10号发钱,臧玉香9号就会去厂里的电脑前查工资,看看这个月能发10月4日至7日加班1天且不能补休多少,再满心期待着下一个10号。有一次,臧玉香和闺女打,告诉她自己发了钱了,闺女听了也开心,问妈妈都买了什么吃了?臧玉香说啥也没买,把钱都存着了,一个月能存3000呢。闺女说,那怎么行呢,你自己也得吃好点啊,身体好才能赚钱。母女俩在里互相关照,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
上海开锁公司电话
开利空调移机哪里好
唐山专治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